全部文章

Author:admin / Posted in:2019年04月15日 / Category:全部文章 / Views:6

卢驭龙怎奈何岁月匆匆-如果你看见风

卢驭龙
怎奈何时光如流水,岁月匆匆。
愿我们均能够被世界温柔以待,岁月静好。
父与子之间,总是有很多的矛盾或者说爱并痛着。
与他,接触二十多年,基本上,每次见面,均温柔以待,三天之内却必定有所争吵,五天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各奔东西。
有人说,最大的痛苦,不是你们吵架了亦或打架了。而是,有一天,他不跟你吵了,一切都很安静。你注意到他出了问题,你感觉这个世界可以温情以待的时候,世界却是黑暗。我们白天永远不懂黑夜,所以,当黑夜中真正降临我们只好躲在更加黑暗的地方独舔伤口。
我们经历过二十多年,血浓于水,他总说我跟他年轻的时候很像,高傲且自大。不服气而最终输掉所有。我总不信,从而头破血流,却总强颜欢笑,不服输,至少不愿意在老头子面前轻易说自己输了。
今晚(2017年5月27日21:59:37)他迫不及待的又一次提及,让我去找女朋友,去结婚。他说他想抱孙子了。还举例说他的同龄人都抱孙子了。。。
我其实一开始只是以为,他是治不了我了,想曲线政策,找一个人来治我,或许我的孩子会跟我脾气或者说跟他脾气一样,那么他就可以轻易看着我成为他。所以我总是严词拒绝,对于结婚,这个事,现在谈判的余地都没有。因为我还年轻,22岁的年纪,我不想过早地禁锢自己。
但是,他多次提及,特别是今晚,他说:“他身体可能不好的时候。。。”后面的话其实我是听懂了的,我们斗天斗地,可是我们最终却终将都输给了时间。

我相信自己,特别是某些判断,他年轻的时候跟我不相上下,那么他不会比我差,他说自己身体不好,综合这些年的医疗报告,我感觉或许真的是出了问题,这个问题的严峻将会导致很多的链式反应。
就在刚才,我还在专心看书,向梦想的地方——同济,做着自己如挣扎般的努力。我相信汗水和努力,但是现在,我一瞬间却又感觉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
那种被岁月推着走的无力感。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,所有的温柔都瞬间无奈。反抗的无力感,古往今来,多少英雄好汉,都被时间打败。
有一句话,是三尺巷的宰相说的——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此句透着浓厚的历史感,时间面前,所有的一切貌似都是虚拟的,而这种事实,让我现在都没有心情发呆了,我就在想我一直想的问题,我是谁?
我不抽烟,也不喝酒,喝点茶,父亲这么些年,给我喝了不少好茶,有时候夏天,我们在青岛,吃饭,我们互相干杯,后来就是我一个人喝点啤酒,他痛风已经不能喝了。现在啊,我们没啥交流,两个月前就差一点我们就断了关系,所以啊我现在没有回家,在奔自己的路。我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父子,各有各的理论,各有各的执着,我们太像,都不服输,所以我们都很受伤。。。
我可以轻易的同一个陌生人搞好关系,心理学的预判让我占了很多的上风,但对于他,他对于我,我们太知根知底,所以,相见总是无言,欲张嘴所言,千言万语总在不言中。
他一辈子争强好胜,我也一样,不服输。他取得了很多的成就,在他的同龄人中,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了。我就差了很多火候。
老头子一辈子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,年轻发了点财,后来因为我,计划生育的原因,极速破产。后来眼光不错,可以没有钱投资。快30岁依然学会了电脑,熟练的操作666。出过国,也曾经一夜输了一辆车。总之比我精彩,现在依然潇洒依旧以至于让我误判,我们可以继续这样子斗智斗勇,但是当他感叹岁月不饶人的那一句话,我潸然泪如雨下,岁月匆匆,让我彷徨,时光让我何去何从。
我依然记得,当年我初中搞计算机,就跟他说,我们说不定哪天可以把思想直接数字化,到时候,说不定我们都可以永远长存于这个天地间。
数字化思想,不是我的疯狂,俄罗斯更加疯狂的科学家,已经在09年就开始了。我也始终相信,每一个怕死的人,都在想着如何延长寿命。
……
对于,自己我是极度苛刻的,我觉得很多事情都值得我去体验,以至于昨天被钉子扎了脚,血流如注,我却在想,多少年前,老头子是不是也被扎过。那一瞬间,我竟会心一笑。好像穿过了时间。

每天醒来,我都知道,今天是美好的一天,但同时,我又少了一天,我在同时间赛跑,待到夕阳西下,我知道我终将会输,但那又怎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