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文章

Author:admin / Posted in:2019年04月15日 / Category:全部文章 / Views:5

卢驭龙恍然如梦,恍惚泪流-江中绿之梦

卢驭龙 1
信念
我又看到他了
一如既往的暗无天日,
他就站在那里,
一如既往的沉默
时间静止的时候我恍惚看到他的泪
他说:我还能坚持多久
我的家人,你们一切可还安好
狭窄房间里冷寂空泛
我看到他冲着外面嘶吼:
为着阶级和民族的解放,为着党的事业的成功,
我毫不希罕那华丽的大厦,却宁愿居住在卑陋潮湿的茅棚;
不希罕美味的西餐大菜,宁愿吞嚼刺口的苞粟和菜根;
不希罕舒服柔软的钢丝床,宁愿睡在猪栏狗巢似的住所!
2
痛苦
发黄的囚衣,染着浓墨重彩的红
一道又一道的鞭痕让我心惊胆战
杂乱的头发遮住了他原本的面容
他是谁
突然他抬起头,眼里星光点点
我看见他苍白的面庞上只剩麻木
他喃喃说道,
他们说,我的家人
在他们手里
他们说,我的家人
正在受苦受难
他们说,你不投降
他们会死
我跟他们说:
我失去了自由,妻子和儿女哪还能顾得到?我只有抛下他们。
半晌,我却听到他的哽咽
我听到他说
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... ...
3
探望
我的眼里一面灰茫
我看到一位年老的妇人
她蹒跚地走在崎岖的路上
地面干涸碎石满路
她擦了擦额头的汗,似乎很累
却又看到她脸上温柔的笑容
我看到他跑过来
“姆妈,你咋来了,累吗?”
老妇人似乎有些尴尬,
“仔,我想来跟你要点晌银。”
我看到他内疚而诚恳说:
“姆妈,我是当主席,可当的是穷人的主席,哪里是官?饷银嘛,将来会发,现在没有。信江苏维埃刚建立,革命才有个起头,我们每日的饭钿才七分呢!”
她脸上的笑越发温柔,
“晓得了,晓得了。姆妈这一趟没有白来,明白了仔是当穷人的主席,我苦点也舒心啦!”
4
托付
我看到他把怀里的婴儿给了一位年轻妇人
妇人脸上布满坚定,
“我会好好照顾他的,弟,你一定要平安归来”
他转身离开。
剩下妇人抱着孩子回到茅屋里。
原来茅屋里还有一个在襁褓里的婴儿
正哭闹着要喝奶
她从米缸里费力地捧出几粒米
熬成米糊喂了正哭闹的孩子
转身她却给怀里的孩子喂奶
轻轻哄着慢慢晃着,
孩子安详地睡了。
5

我看到五花大绑的他
身后黑漆漆的枪指着他的头
我听见他一字一句地说
今天是1935年8月6日
我的两个堂弟,就被你们害死在前不久
我的那最小的堂弟年仅25岁
就为了与自卫队战士一道赶造排枪,因枪膛爆炸,不幸牺牲。
我的大伯被你们残酷杀害在弋阳县城
我唯一的胞弟,26岁生日都还没有过,在攻打弋阳碗港桥战斗中,英勇牺牲
我的父亲,去年在你们的围剿下无药可救
而我,年最长,无幼可扶,无老可敬,我家可归
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
虽死犹存,吾志永存
黎明终将来到!
生不能相养于共居,
殁不得抚汝以尽哀。
——韩愈《祭十二郎文》

江西中医药大学国旗班
QQ:江中国旗班(2403839614)
微博:2403839614@qq.com
微信:江中绿之梦(jzgqb2016)